看了血鑽石, 只能說實在是太精采了!!  李奧納多的演技驚為天人,
女人最愛的鑽石的背後來源劇情聳動, 
兩個半小時可以說是絕無冷場!!  ..吹小西推薦


以下資料取自於 bloguide

一般來說,火行者偏好的電影長度大約在一百分鐘到二小時之間,過長的片子就算是奧斯卡口徑,也會因冗長而磨去我的耐心,但一百四十分鐘的《血鑽石》〔Blood Diamond〕,每分鐘都值得細細品味,加總起來的一百四十分鐘夾雜著感動和省思,它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奧斯卡,看來在奧斯卡上的最佳影片也打不過其他幾部強力的競爭者(提名前再來慢慢談奧斯卡吧,這邊先不多作文章),但反而因為如此,讓它更親近一般觀眾。
 

《血鑽石》的故事不是驚奇型的,只是這背景很少有電影去接觸,讓它很耳目一新。在南非,軍隊用鑽石來購買武器,不但用奴隸來採鑽,還把不懂事的孩童訓練成冷血的殺人機器。一名走私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一名村莊被打劫而和家人失散的漁夫(迪蒙杭蘇〔Djimon Hounsou〕)、和一名想揭露鑽石買賣背後醜聞的女記者(珍妮佛康納莉〔Jennifer Connelly〕),在這塊人們自相殘殺的土地上,為了一顆鑽石和自己的目標而結合在一起,設法把鑽石運出南非。
 
《血鑽石》沒有令人驚豔的故事,但在故事細節都有經過琢磨,讓全片就算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打仗逃亡,也一樣沒冷場。剛開始,電影讓觀眾看到非洲的殘酷,TIA,This Is Africa,這是當地人的慣用語,這片大地擁有一套自己的生存規則;在李奧納多狄卡皮歐說服迪蒙杭蘇合作的過程,許多內戰場面保持著觀眾神經的緊繃;在這麼多自私的加總之後,產生出來的卻是一些人情,珍妮佛康納莉確實一意想要改變什麼的心情,背負著悲傷過往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在冷酷表面下所藏的心情,迪蒙杭蘇願意為家人犧牲一切的心情;到最後,環境的殘酷無情與角色的有義有情結合在一起,還說不上血淚交織,但已經很足夠深深打動我了。
 
讓《血鑽石》的情很動人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演員。
儘管片長很長,要說的故事也很長,因此其實並沒有很多空間是讓這些情可以循序漸近一步一腳印地建立起來,只有少部份的時間讓角色流露真情,又要夠量又要自然,演技不夠是不行的。
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我從來沒有很喜歡,總覺得他的聲音太幼稚和造型不搭,但對他在《血鑽石》所做的努力不得不稱讚一下,先是他刻意去學的南非口音,先讓角色的樣子順利成形。在他訴說自己過去的故事,以及對南非的絕望時,語調中都有相當的情感在,片末的一通電話更是感人至極。
迪蒙杭蘇的角色很難讓人不想到《勇者無懼》〔Amistad〕,當時迪蒙杭蘇演出黑奴,角色的定位和《血鑽石》有些相似,也一度讓大家抱著看他被奧斯卡提名最佳男配角的期望,現在的《血鑽石》,又給了他一個機會,金球沒提名其實我有點意外,SAG提名剛出來,他和李奧納多狄卡皮歐都有提名,SAG的提名對奧斯卡演技獎部份有較大的影響力。
珍妮佛康納莉戲份沒很多,她的角色,很容易變成假慈悲的戰地愛情用品(那種號稱有心要改變世界,卻只會在戰地被男主角救,讓男主角可以展現英雄救美的尤物),但她卻能把真正關心的那種感覺用不過火的演技帶出來,比不上兩位男演員的爐火純青,至少也不差了。
 
因為有這三個好演員,讓電影的情有相當的說服力。
我喜歡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和珍妮佛康納莉間從來就沒有機會的情,「You get yourself a good man.」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對珍妮佛康納莉有種「我只希望妳能幸福,不是和我在一起也無所謂」的愛。
我喜歡迪蒙杭蘇始終相信 Dia 是個好兒子的情,和 Dia 一段弩張劍拔的對峙戲,他邊落淚邊喚起 Dia 家庭溫暖的記憶,實在感人!
我喜歡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和迪蒙杭蘇在患難時顯露出來的情,曾說「Your son is gone.」的李奧納多狄卡皮歐,最後,只叫迪蒙杭蘇帶 Dia 回家,而迪蒙杭蘇投桃報李的「I can carry you.」更鞏固了兩人從沒展露出的友情。
 
導演艾德華玆維克〔Edward Zwick〕功勳彪炳,現在又要井上添花,《血鑽石》雖是劇情片卻不悶(因為有多一些的戰爭與人情),要在奧斯卡要大放異采希望不大(小放也許可以),但我還是欣賞他對《血鑽石》全面性的掌控。
剛開始的村落屠殺,就有幾個不錯的場面,其中是一個在逃跑的人,被一槍擊斃,攝影機從屋內朝門口拍攝,他就剛好死在門口血漸出來,只是個一秒鐘的小片段,就夠精緻,戰爭場面由這麼多的片段剪接起來,艾德華玆維克可一點都不在小地方馬虎。
 
詹姆士紐頓霍華〔James Newton Howard〕,我個人很喜歡的作曲家,給了《血鑽石》一種夾著死亡與生機的平靜,他用了些簡單的非洲風吟唱,但吸引我的還是純音樂的部份,不煽情,淡淡的弦律,卻很難忘。
艾德華玆維克的上一部大螢幕作品《末代武士》〔The Last Samurai〕,配樂找的是詹姆士紐頓霍華的好朋友漢斯季默〔Hans Zimmer〕,是一張非常有奧斯卡水準但可惜連提都沒提的配樂,我一向對奧斯卡的配樂提名名單很有意見,遺珠量太大了,配樂在電影中的重要性很高,但在奧斯卡的獎項中總是比較勢微。《血鑽石》的配樂還是很有 Media Ventures 出品的感受(雖然 Media Ventures 已經不存在),沒讓我神馳,但總是帶著漢斯季默比較有深度時散發出來的味道,說風格特色的突破恐怕沒有,說單獨的可聽性是一定有,配上電影的質感則是綽綽有餘。
 
《血鑽石》當然有個重要的主旨,呼籲大家正視鑽石買賣的問題,但它沒有走佈道說教的路線,只在頭尾用了一些政客的討論來說明鑽石的美麗背後是多少的血腥,反而在電影本身,三個主角自身的故事壓過了整體大環境的故事,讓我到後面有點忘了電影的訴求(如果這是它的訴求的話)。
對我來說是無妨,因為《血鑽石》非訴求性的感動已經夠了。
 
好片,也是一部大部份的人都能看得起、不當影展片看也沒問題的電影。


全站熱搜

陳婧 Tra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